一纸情思

想看各位写和原剧背景身份相同,王天风和明台的故事(๑>؂<๑)


求成全啊


超想看


哈哈哈,莫名发现了这张图,好甜(✪▽✪)

一纸情,浮生若梦(3)

    练文笔,作文不行,唉😔


    资历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到的贵翼官邸,他一醒来,便看见贵翼坐在床边,柔情注视着他。

    资历平想要起身,却使不上力,贵翼轻笑,把他扶起。

  “想吃点什么吗?我让厨房给你去做。”贵翼问道。

   “不用了,我还不饿。”资历平摇摇头。

  “我大哥他,真的死了吗?”资历平轻声问,语气中充满恳求,他在恳求——那一切,只是一场梦,恳求贵翼可以给个否定的答案。

   贵翼点头,无言。

  “大哥……”小资低头呢喃。突然,贵翼把他抱进怀中,“从今以后,你只能叫我‘大哥’,明白吗?资历群已经死了!”

    小资在他怀中抽动,扯着他的衣襟,轻声哭泣,“大哥……”

   贵翼抱得更紧了,“从今以后,大哥,护你一世周全……”

    贵翼松开了手,他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已经过于亲密,而且,他感觉到了自己内心对小资产生了一种情感,而这种情感,并非亲情。

   


一纸情,浮生若梦(2)

    一边看电视,一边写的,对哦,忘了告诉你们,情节会在剧情的基础上做些改动。(๑>؂<๑)

  


     “小资,大哥先上去,一会再叫你,跟你资家大哥告别。”贵翼说完,缓缓走进房中。

    资历群正在厨房中为小资做饭,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,放下厨具快速走出去。

     “怎么,资先生不请我进去坐坐吗?”贵翼笑着问道。

    资历群愣住了,这一刻,他知道——自己输了……

   资历群苦笑几声,声中充满了不甘和怨恨。他明白,自己出不去了,外面早已设了天罗地网,出去,就是死。不出去,也是死,这局——败局已定!

    资历群也不做无谓挣扎,从酒柜里取出一瓶“状元红”,打开,为贵翼和自己各倒了一杯。

    ……


    资历平在外面感觉度秒如年,他等不下去了,不顾林副官的阻拦,踏进门中。

    小资来到资历群身旁,为资历群斟了一杯酒。

    资历群冷笑几声,盯着贵翼,摇晃着酒杯,“看来这杯酒,是资某的断头酒了……”

    资历群起身,举起酒杯,看着资历平,“来,小资,陪大哥喝杯酒。”

    资历平连忙倒了杯酒,先干为敬。

   资历群也一饮而尽,随后在他耳旁轻声说道:“你母亲,早已死在了我手上。”

     小资愣在原地,他犹如大白天给劈了一道雷,无助、震惊。

    资历群看着他,不紧不慢地讲述了资历平母亲死的过程。

    听完,资历平全身颤抖,他想不到,想不到曾经对自己如此好的哥哥,竟是杀他母亲的凶手。

    他举起左拳,右手紧揪资历群的衣领,摁在墙上,却终究没有下手。他甩开手,快步走出。

   贵翼看着资历平伤心离开,也从座位起身,拿了自己的披风和军帽,端在右臂上,得意中带着讽刺,“资先生,贵某人告辞了。”说罢,转身离开。

    贵翼来到小资的身旁,扶起哭泣中的他,“小资,走吧。”

    突然,一声枪响,小资愣了愣神,他明白,也预料到了,资历群不会甘心在刑场上结束自己的生命。资历群希望,在死的时候可以体面点……

    再见,大哥,愿你,黄泉路上安好。若有来生 ,愿,一生平安……

    来生,再会……


   

    


一纸情,浮生若梦(1)

本人初次写文,文笔不佳,还望多多指教(づ ●─● )づ

   

    贵翼轻轻走进病房,看着床上躺着的人,眉头微皱,眼神中交杂着不同情感,轻叹一声。

    “大哥。”男子睁开了眼,注视着他,“我们,赢了吗?”

    贵翼走过去,坐在床边,“嗯,资历群败局已定,但,还差最后一步...”

     男子知道贵翼的意思,眼神瞬间暗淡了几分,“大哥他...”他哽咽了一下,“真的只能这样了吗...?”

    贵翼轻抚了抚小资的头,“这样的结局,是他自己造成的,没有办法...”

    小资看了看贵翼,眼中含着坚定和乞求,“哥,我想去送他最后一程。”

    贵翼愣了愣,“小资,你还是别去吧...”说真的,贵翼很怕,他怕小资太受伤。他也明白,资历群,对小资真的有不一样的意义。他,再怎样,也代替不了资历群...

    “不,我要去。”

    贵翼没有再劝,他也劝不住。他握住了小资裸露在外面的手,无言。